1. 首页
  2. 论文资讯

「行政法论文」董元奔‖不是问题的问题:中国古代有没有行政法(文化随笔)

原创文/董元奔(江苏宿迁)前言中国古代有没有行政法?这是最近网络上许多人在热议的问题,不少学者撰写长文参与了这个问题的讨论,《中国古代有无行政法之我见》(《华东

原创文/董元奔(江苏宿迁)

董元奔‖不是问题的问题:中国古代有没有行政法(文化随笔)

前言

中国古代有没有行政法?这是最近网络上许多人在热议的问题,不少学者撰写长文参与了这个问题的讨论,《中国古代有无行政法之我见》(《华东政法学院学报》)、《我国古代行政法有无之考察》(《江苏警官学院学报》)、《我国古代行政法的争议与意义》(《法治与社会》杂志)、《对“中国古代有无行政法”问题的再思考》(《企业家天地》旬刊)、《论中国古代有无行政法》(《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学报》)、《关于古代有无行政法的讨论》(《淮阴师范学院学报》)等等不胜枚举。

1、中国古代当然有行政法

对于中国古代是否有行政法,以上所列举论文的观点无怪乎有、无和折中三种,但是我认为,“中国古代有没有行政法”不应该成为学者们热议的问题,更不应该成为法学学术问题,或者说,中国古代有行政法,这是毋庸置疑的,不存在讨论甚至争议的空间。为什么我要这样说呢?

首先,根据现代行政法的定义,行政法是规定国家行政权的组织、作用及程序的,用以调整行政主体在行使行政权力、实施行政行为过程中所发生的各种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

这一定义从内涵、目的、行政主体的关系和职权等方面对行政法概念进行了界定。用行政法的定义考察中国古代社会,可以完全确定的是:中国古代不仅有行政法,而且有相当完备的行政法。这里我不妨以西周的行政法为例作些阐述。

《周礼》中的相关规定是中国奴隶制顶峰时期的行政法。《周礼》从奴隶制宗法制和建立在血缘关系基础上的分封制出发,确立了金字塔式的行政管理体系,天子居于金字塔顶,他主管着“内服”和“外服”两套行政机构。

内服即“三公六卿”。太师、太傅、太保作为“三公”,是天子的最高行政顾问,是辅佐天子对天下实施行政管理的“三大员”。卿士、司徒、司马、司空、司寇、尹伯作为“六卿”,分别是王政、民政、军政、百工、司法、制禄等六类具体行政事务的主官,“六卿”的地位虽然低于“三公”,但是却与“三公”一样直接对天子负责。

外服即所谓“五爵”,天子依据分封制原则把“千里之土”的王畿之外的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口分封下去,受封者的爵位依次为公、侯、伯、子、男五种,他们受封的土地一级级变小。受封者作为“小宗”对作为“大宗”的天子负责,同时,受封者还会把自己的封地分出一部分分给自己的亲属,此外,受封者在自己的封国(封地)上也会仿照天子的“内服”制度设置各类官吏对行政事务进行管理。

西周的“内服”和“外服”制度所涉及的行政管理主体内涵明确,目的明确,职权明确,地位(隶属关系)明确,是不折不扣的行政法。

其次,从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其国家论出发进行考察,行政法在中国古代也是存在的。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有五个发展阶段即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作为人类文明的第一束耀眼光芒,国家诞生于奴隶社会,此后,国家在各个阶级社会阶段都是存在的。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因而它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国家是生产关系的合理体现,因而,在生产力水平由低到高发展的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形式的行政管理体系使用着国家这一工具,而保障行政管理体系的就是行政法。也就是说,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行政法支撑、规定并规范着行政主体对当时的国家所囊括的国土和人民(民族)进行有效的行政管理。

西周行政管理体系的基础是宗法制以及建立这个基础之上的分封制、井田制等,其行政法规定了各级、各个行政主体的职权范围、隶属关系等,并制定了日常行政规约。西周的行政管理制度是从夏朝和商朝演化下来的,是对夏商行政管理体系的完善,这是人权意识在商周之际出现并开始有限取代神权意识的产物,是“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思想对“天授君权”、“天命难违”思想的升华。西周统治者并不是自愿把一部分神权转化成人权的,那是受发展到新阶段的奴隶制生产力水平(包括科学文化)决定的。西周的行政管理制度代表了中国古代奴隶制行政法的最高水平。

我们都知道,东周时期是奴隶社会瓦解和封建社会形成的时期,法家在这一时期进行了长期的、一系列的法制改革比如李悝变法、吴起变法、商鞅变法、屈原变法等,从此,郡县制逐渐取代分封制。秦统一六国之后,直到清末,整个中国封建社会时期经常出现变法现象比如著名的庆历新政、王安石变法、张居正变法等,变法的内容虽然方方面面,但行政管理体系变革是重中之重。在封建社会不断改朝换代和朝代内部经常变法的过程中,皇权在逐渐得到集中的同时,也受到了逐渐加码的制约,建立在宰相(包括内阁和军机处)、九卿、尚书六部和郡县制基础上的国家行政管理体系越来越完备,历朝历代都颁布了建立在特定生产力水平发展的历史条件之上的法典,对行政管理体系中的各个行政主体的内涵、行政主体的职责及相互间的隶属关系都会有明确的界定,封建制的行政法越来越完备。

因此,在中国古代,不仅从奴隶制国家诞生之初就有行政法,而且在整个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漫长发展阶段,行政法是越来越完备的。

2、为什么有些学者认为中国古代没有行政法

为什么会有许多学者认为中国古代没有行政法呢?从文首我所列举的那些论文中的相关内容可知,许多学者认为,“行政法”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发明的术语,行政法的概念及其内容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三权分立思想的产物,是资本主义法治思想的产物,他们认为中国古代实行的是人治,所谓行政管理只是官方的临时的可变的规定,他们由此认为中国古代没有行政法。

其实,所谓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行政法只是西方古代社会发展到近代社会时的行政法的自然发展变化。西方古代社会本来就有适应于其现实需要的行政管理制度,柏拉图的《理想国》不仅非常详细的规定了雅典奴隶制城邦的行政管理目的、原则、行政主体分级、各行政主体的职权,而且它还是此后西方历史上的任何政权对国家实施行政管理的思想来源,即便是到了资本主义时代也是如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引以为傲”的行政权力制约思想即所谓民主管理思想本来就是《理想国》的核心思想之一。不仅如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行政法也是变化着的,其自由资本主义阶段和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行政法是不一样的。自由资本主义阶段的行政法立足于保障三权分立,其行政主体仅限于行政机关,其行政方式侧重于公共管理和社会服务;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行政法立足于控制政府权力和保护个人财产,其行政主体除了行政机关之外还包括经过授权或委托的一些组织,其行政方式更侧重行政程序和司法审查。资本主义时代行政法的变化是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变化的结果,是西方行政管理思想从古代社会向近现代社会发展变化的结果。

认为中国古代没有行政法,不仅忽视了西方资本主义时代“英美法系行政法”和西方古代“大陆法系行政法”的历史演化关系,也忽视了在“大陆法系行政法”影响下的中国古代无时没有、无处不在的行政管理行为和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效的行政管理体系,因此是完全错误的。

结论

说到这里,我们认为,中国古代不仅有行政法,而且有越来越完备的行政法,中国古代的行政法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之为国的重要手段。作为生产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代行政法的发展变化是中国古代生产力水平发展的结果,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结果,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结果。而这本来是常识问题,认为中国古代没有行政法,等同于认为中国古代没有行政管理现象,等同于认为中国古代没有国家出现,其实也变相等同于认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并没有出现过行政法。总之,“中国古代有没有行政法”本来就不是一个问题,对于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那么多学者撰写长文进行讨论,并引发激烈争议,实在是不必要的。


【说明】插图来自头条免费图库(编辑:董尧)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请注明出处:http://lgskyj.com/toutiaozixun/197.html

「法学本科毕业论文」如何写法学的毕业论文?
上一篇 « 13天前
「毕业论文标准格式」学术论文的标准格式是什么你知道吗?
下一篇 » 13天前

相关推荐